苏丹

史学专论黎俊忻海外华侨文献搜集与当地


近年随着政府重视与学术投入增加,学术界对海外华侨文献的调研越加深入。许多学者能持续地到东南亚、南美等地进行实地调查,大规模地搜集华人社团内部资料、当地各级档案馆资料等等,相比过去的研究长足推进。这些工作,一开始往往是从资料储藏地着手,顺藤摸瓜,逐步扩大。当积累到一定程度,单纯的统计或堆砌无法满足深度的整理利用需求,我们需要反过来思考,所得到的资料当初如何形成,又如何结构性反映当地历史的转变,能回答研究者什么问题。如何使资料搜集与整理贴合当地历史脉络,成为值得探讨的问题。本文选取马来半岛近代广府华侨文献为切入点,有多方面的原因。新加坡、马来西亚西部(即马来半岛,在19世纪至20世纪中叶为英国海峡殖民地及其联邦、属邦)是近代“下南洋”移民潮中,广府华侨迁徙和聚集之地,特别是西部沿海槟城、吉隆坡、马六甲、新加坡一路延伸,是东南亚重要经济带。广府华侨很早开始居住并开拓这些地区,其中还出现了新加坡胡亚基、新山黄亚福、吉隆坡叶亚来、陆佑等著名侨领,留下大量的历史资料和文化资源。但是相对而言,广东华侨特别是其中广府华侨,比起其他帮群如福建帮、海南帮、潮州帮、客家帮,在文献资料整理上和历史研究上还相当欠缺。

过去关于马来半岛近代华侨文献整理的成果,多集中在以下方面:1、中国政府对华侨政策的文献整理;2、侨批、侨刊整理;3、新马各地区华侨文献;4、华人碑铭资料;5、以帮群为单位的资料整理。这些工作卓有成效,只是随着研究推进与新技术发展,越来越多华侨居留地地方文献,如殖民政府档案、义山档案与碑铭资料等进入研究者视野,需要更多总结并把不同类型的资料交织参考。因而引介马来半岛最新的华侨资料情况,讨论广东或广府华侨在学理上的内涵与外延,探讨不同时期广府华侨史料构成与分类,可以填补现时学术空白,也为将来资料搜集与整理提供方向。

一、马来半岛近代广东华侨的定义与划分

以帮群划分展开讨论,是早期许多华侨华人研究的基本论调。华人的帮群构成受到不同因素影响。比如方言,广肇帮以广州话为主,潮州帮以潮州话为主,其余亦以此类推。又比如受原乡地域的影响,广肇帮大体相当于西江流域贯穿广府与肇府两处原籍的人构成。相对而言客家帮的情况较为复杂,从所涵盖的原乡地域上看非常分散,客家方言内部区别也很大。在新马本地的现实生活,较常见的是五大帮群,分别是福建帮、海南帮、潮州帮、客家帮、广府帮。帮群内部及帮群之间,在不同的历史阶段形成交错与层叠的格局。

帮群结构体现在马来半岛华人社会方方面面,比如在19世纪初以“公司”为名的私会党有浓重的帮群色彩,彼此之间对立互斗比较严重。又如行业组织,从事饮食行业的“姑苏行”,在工匠、木工为主的“鲁班行”,往往以广府人居多。此外文化、体育社团,新马多地如吉隆坡、芙蓉、新加坡的精武体育会是以广肇人为主。一些姓氏公会同时也带有地缘色彩。

另一方面,帮群及其划分并非绝对的,而是因应不同地区的历史脉络而有不同的组合。比如槟城有“广汀会馆”,其历史可以追溯至清乾隆年间的公冢组织,涵盖了广府、肇府、潮府、琼府、福建汀州府几处人员,是广帮与客帮的联合。槟城五福书院及周边组织、以行来公会和商号为主体的广帮十八联,则是很明确的广帮华侨组织。当地帮群分离与联合,受到19世纪中期拉律战争影响很大。马来半岛北部在19世纪因锡矿工业发展,吸引大量华侨涌入该地。他们之间的竞争与妥协,以及行业与地缘的影响,最后形成北霹雳州以太平为界,往西北至槟城方向以福建人为主,往南则以广东人为主的分布特点。从事采锡业的有大量客家人,其中也诞生一些重要的矿业家。广府人因应开矿潮流,活跃在新兴商埠的各行各业,如饮食、建造、戏剧、打金、杀猪等,还有不少自梳女成为家庭帮佣。海南人则多为咖啡烟酒商与厨师。在霹雳州中心城市怡保,广府人的会馆分得非常细,有古冈州、番禺、南海、顺德,乃至他处所无的云浮、清远等,反映此处广府华侨数量之庞大。较怡保开埠更早的金宝,广东人的影响也非常明显,当地可见规模宏大的广府人庙宇和会馆。

在霹雳州以南俗称“下霹雳”之处,渐渐离开锡矿区,广东人与福建人占比趋于持平。在吉隆坡广府人组织得益于赵煜、叶亚来等以矿业起家的侨领建设,在19世纪后半叶已颇见规模,后来广帮社团20世纪20年代大量建立,与陆佑、张郁才等侨领开拓吉隆坡关系密切,当地的公冢、会馆大量以“广东”为单位。吉隆坡以南芙蓉以广府人为主。麻坡、马六甲则又以福建人为多,且内部有细分。南部柔佛州存在以广府人为主的商埠,不过在邻近新加坡的新山,历史上因港主制度和义兴公司活动影响,每年柔佛古庙游神,均以五帮分列游行队伍。新加坡与槟城同样有广帮与客帮联合的组织,如新加坡碧山亭坟场包括了广、惠、肇三属人士,较许多广府人会馆历史更悠久。新加坡活跃的广帮“七家头”,也非常值得注意。在田野调查中我们发现,在宗教活动、医疗福利、文化社团等等,跨帮活动非常普遍。帮群的划分与对立,并非严格与一成不变。

华侨原乡行政区划的改变,对马来半岛华侨的组织产生复杂的影响。国民政府建广东省,包括了海南岛(当时普遍称琼崖、琼州)在内,30年代琼帮为海口设侨务局事,加强了与广东省政府的互动,显示出国内政治对海外华侨组织的影响。现时新马所见广东会馆,也大部分包括海南人在内,未因后来海南单独设省而摒绝之。

正因为上述复杂的因素,在具体研究中往往出现无法以帮群说清楚的情况,华侨历史文献也往往是多个帮群的资料穿插一起,难以区分。因而讨论广府华侨文献,需要从当地历史脉络出发,分不同时段和层面讨论。本文所


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maibahecar.com/lyjd/8277.html


当前时间: